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刺列/天枢国/长风送纸鸢

  
  他一回头,便瞧见灵堂供桌上无数牌位中最显眼的一位。
  
  漆黑的牌位上刻着鎏金的大字
  ——天枢国国主孟章之牌位。
  
  仲堃仪眦目欲裂,强忍悲伤,大迈两步到供桌前,伸手欲将牌位取下。手指即将碰上牌位之际,耳畔传来呼呼风声,身体两侧掠过大片小片色块,他似乎在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倒退着。
  
  孟章的牌位离仲堃仪越来越远。
  
  “王上!”仲堃仪大喊一声,努力向前挪动脚步,却险些跌倒。
  
  仲堃仪从梦中惊醒,冷汗已经打湿他的里衣,连两鬓的头发都湿湿的。他还惊魂未定,额头上就搭上一只有些冰凉却柔软的手。仲堃仪挣扎着坐起,不忘将那只手拍开。
  
  那手的主人似乎有意外,气氛尴尬的沉默了会儿。
  
  “仲卿怎么了?”那人问到,是明亮的少年声音。
  
  听见这熟悉的称呼,仲堃仪有片刻失神。
  他心上一揪,皱起眉毛,慢慢转过头,去看那声音的主人。仲堃仪一眼看过去,恰好撞进一双温软、黑色的眸子。他也清清楚楚看见了少年的模样。
  
  一袭墨绿色华服,玉冠束起一半头发,一半墨发则披在肩上。额前留着细碎的刘海,刘海下是秀气的眉毛和一双温软的黑色眼瞳,能轻易联想到这人长大后的模样。
  
  如此熟悉的五官,让他想到与这人相处的数年时光。
  
  转念又想到临别之际,见王上的最后一面,仲堃仪的喉咙就仿佛卡了一根鱼刺,生疼难忍,他轻轻摇头:“微臣只是梦见了王上长大后的模样。”
  
  “哦?仲卿快给本王说说,本王长大之后是什么模样。”年幼的孟章双眼立刻亮了起来,偏偏忍住了亲近的动作,站着原地问他。仲堃仪看见了,心里不知为何又有些难受,便主动伸出手,邀孟章到榻上来。
  
  孟章犹豫了片刻,也乖乖上去了,只远远的靠着,与仲堃仪保持一定距离。
  
  “微臣梦见,长大后的王上还是这副模样。只是目光更加成熟……”
  仲堃仪慢慢说着,渐渐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  
  不同他上一世。在这里王上尚还年幼,方才登基不久。也并非三大世家权倾朝野,而是世家与寒门在朝堂相互对立。寒门以仲堃仪为代表,维护幼王孟章的利益,世家则以苏严为首,处心积虑想要瓜分王权。
  仲堃仪也不知为何一觉醒来会来到此处,然而这里的情况却是他十分想要的。他有很长的时间可以陪王上长大。也有足够的时间扳倒那些世家。
  
  仲堃仪长长吁了一口气,瞧见孟章拿眼神偷瞄他,便挪动身子离孟章近了些。
  
  “王上今日怎么到仲府来了,也不怕微臣把病气过给王上。”他伏在床上,语气惶恐。
  
  孟章又连忙将他扶起:“仲卿何必如此。本王乃是一国之君,怎会如此轻易就生病,仲卿多想了。”
  
  仲堃仪笑了笑,不作言语。更不敢讲心中所想告之孟章。
  
  吾王还是平平安安长大的好。
  那些腌臜、见不得人的手段,离王上越远越好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