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  #庞统与傀儡#
  #自设#
        #已授权#

        @光合 太太我幸不辱命把文赶出来了!
  
  (一)
  庞统五岁的时候得到了他第一具机关傀儡。
  
  这具傀儡出自他师父之手。师父是王者大陆最最出色的机关大师,名声不亚于稷下学院的夫子。娘亲对年幼的他能够拜入机关大师门下十分意外,同时又无比高兴,对他万分期盼。
  
  “士元日后定然能够成为像师父那样出色的机关大师。”娘亲摸着他的头如此说到。
  
  他盯着那具精致绝伦的傀儡,郑重其事的点头。
  
  
  
  (二)
  幼时庞统不爱走路,师父也极为宠他,便让傀儡抱着他。傀儡总是安静的点头,然后用他那双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,酷似人类的双手,托着他大腿,把他抱在怀里,来来去去不曾放下。
  
  庞统靠在他怀里,时常低头玩弄傀儡垂在胸前紫色的长发,或是盯着他被丝线连接的指关节,抠他红色是指甲。
  
  每当这个时候,傀儡总会摸着他头发,朝他弱弱笑着,结结巴巴说:“士…士元,不要…不要调皮。”
  
  庞统只当作没听见。
  
  师父不在的时候,傀儡也会代替师父教庞统些机关的知识,为他细细讲解机关的构造。庞统对别的课都不大感兴趣,对机关构造却上心的很。师父觉得学机关构造对他来说尚早,不愿教他。他便缠着傀儡,让傀儡给他偷偷讲。
  
  傀儡说:“士元只要…只要乖乖的,就教士元…学机关…构造。”
  
  他连连答应,蓝色的眼睛仿佛能滴出水,一直盯着傀儡看。傀儡受不了他这招人怜的眼神,便偷偷教着他。
  
  直到庞统把傀儡拆了。
  
  庞统看着被自己拆的七零八碎的傀儡黄澄澄的眼睛盯着自己,嘴里还在说话,吓得哭了出来。
  
  “士……元,士元别哭。”傀儡说。庞统听着只觉得害怕,越哭越劣。
  
  师父大怒之下罚他半个月禁闭,把机关构造这本书抄了十遍。他禁闭结束出来的时候,师父已经把傀儡修好了,他看着那具依旧精致、朝他弱弱笑着的傀儡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  
  隔天他发现,傀儡不能说话了。
  
  
 
  (三)
  一直到十五岁之前,庞统都是被傀儡照顾着长大的。
  
  自那次之后,傀儡虽不能说话,却能用笔墨代替言语表明内心的想法。庞统还发现,傀儡书写的特别快,常常要说半天的话,不过一眨眼就写到了纸上。
  
  似乎比以前还要方便了些。
  
  庞统和傀儡一直到十五岁,都是如影随形。
  
  
  
  (四)
  十五岁那年,庞统拜别师父,带上傀儡独自一人出远门。十年的学习,尽管他并不是最出色机关师,他的谋略与才识却远超常人。
  
  次年他遇伯乐,为他取号“凤雏”。
  
  日头渐久,他名声越大,竟传出“得凤雏者,得一半天下”的说法。同时他也知道,这话还有另外一句,“卧龙、凤雏,得一可得天下”。
  
  原来这世上不仅有“凤雏”,还有“卧龙”。
  
  庞统心想,定要与这“卧龙先生”见上一面。
  
  他这想法在几年后得以实现。
  
  天下大乱,趁此时机他听取伯乐意见,为见卧龙先生,投入蜀汉遗脉刘备旗下。因傀儡太过引人注意,他便将傀儡置在伯乐身边,请之代为照看。
  
  刘备策略算不得好,却侥幸有位不得了的军师。那军师相貌年轻,丰神俊朗,听闻其名诸葛亮,出身稷下学院,是位有名的天才,连江东周瑜都稍逊色他些。庞统期待着与他会上一面,更想知道诸葛亮与卧龙先生二者,谁更厉害些。
  
  终于等到那个时机,是在刘备出征之前。
  
  刘备唤来各位商议要事,他得见诸葛亮真人,初一见果真觉得恍若传闻中那般,甚至比传闻中还要出色几分。
  
  庞统因着是从别地急急赶来,主公身边的人还不详他的身份,他便去作了个介绍,说到自己名号时,他瞧见那位军师目光闪烁了下。
  
  随即是刘备哈哈大笑之声,“可巧,可巧,军师的名号不就是‘卧龙’?”便见诸葛亮附和一笑,不作言语。
  
  下边有将士讲出那句“卧龙、凤雏,得一可得天下”,更引得侧目,刘备深觉此次出征必是大利,与众人商议过后便出征了。
  
  刘备此次出征果真大获全胜。
  
  却不知是该说军师厉害,还是真的凑巧。庞统觉得好笑,偶然与身边一位朋友讨论了下。后来不知怎的传到诸葛亮耳朵里。
  
  听闻诸葛亮得知后,对他作了些评价,非贬是褒。
  
  庞统有些意外,往后却和诸葛亮没什么交集。
  
  
  
  (五)
  庞统在刘备旗下待了数余年,终觉刘备不是明主,更看破刘备的企图,心生退意,想要假死以逃离蜀营。
  
  他连夜找了伯乐,带上傀儡,设计假死逃脱。
  
  庆幸的是当时军师外出,不然他这伎俩能骗过天下人,怕是骗不过诸葛亮。
  
  后来那地被人称为“落凤坡”。
  
  庞统每每经过都忍不住咂舌,心生想去祭拜祭拜自己的念头,最后还是硬生生给他压回去了。
 
  他和傀儡又过上如影随形的日子。日子久了,便有些想老师,想回去看看,却见傀儡低垂着头不言语,目光竟有些哀伤。
  
  良久,傀儡才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:“三年前老师在一场机关术测试中,爆炸身亡了。”
  
  他愕然,像是心上给人插了一刀子一样,有点痛,还有些凉凉的,忍不住想哭。
  
  傀儡抱着他,让他靠在怀里,目光复杂。
  
  庞统忍不住道:“我们没有家了。”
  
  他记不起自己有个娘,记不得自己的家在哪儿,师父哪里,便是唯一的家。
  
  
  
  (六)
  后来庞统带着傀儡,凭借所学在王者大陆上行走,名声竟比昔日“凤雏先生”还要响亮。
  
  只是这名声响亮是响亮,也因此结了不少仇。
  
  某天他正哼着歌,带着傀儡路过落凤坡,远远朝他飞来流矢。庞统措不及防,庆幸的是傀儡替他挡下了这突如其来一箭。
  
  可流矢哪止一支两支?
  
  成千上百的流矢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,纵使傀儡再如何强大,也抵挡不了如此多飞箭。
  
  终于,有一箭直直射中庞统的胸膛。
  
  
  
  (七)
  诸葛亮目光沉静,被眼前这跪着一动不动的傀儡挡住去路,他有些无奈,良好的教育让他无法对一具傀儡发脾气,便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。
  
  “喂……”
  
  傀儡随着他声音响起,低了许久的头僵硬的抬起,目光复杂,只注视着他。
  
  居然听得懂人话。
  诸葛亮有些诧异,这机关傀儡也不知道是谁造的,这般聪明。
  
  “我是研究机关的,不是工匠。不救人,也修不了你这种东西。”
  
  他耐心为这傀儡解释。
  
  虽然这傀儡身上脏了点,但也没什么损坏,就是这怀里抱着的这个人吧,有些一言难尽。
  
  “退一万步说,我就算会修你,我也不会修他,因为你是傀儡,他是人,而且……”想了想,他看着傀儡怀中那浑身上下插满长箭的人,最终还是开口。
  
  “他已经死了很久了吧。”
  
  
  
  (八)
  傀儡始终抱着庞统,来来去去不曾放下,一如庞统年幼时那般,二人如影随形,相依为伴。
  
  
  
  (九)
        这假的落凤坡,如今也成了真的落凤坡。

  有人发现落凤坡前有座坟,坟前跪着个一动不动的傀儡,浑身上下拿墨写满了两个字。
  
  
  
  (十)
  士元。
 

END.
宋遥

评论(57)

热度(1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