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丧心病狂傀儡控庞统大人

  #庞统与傀儡#
  
  
  
  
  这傀儡是具失败品。
  
  我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傀儡,心想。
  
  拥有美丽至极的面孔,强大无比的身躯,至高且纯净的能量又如何,还不是具不能动的傀儡?
  
  这种东西甚至称不上傀儡。
  
  只配作供人玩弄的人偶。
  
  我无法想象自己手中居然会有这样一件失败品。耗费我半数心血,近三年的日日夜夜,最后付诸东流。
  
  近乎崩溃的内心。
  
  我入了魔一般对这具人偶进行摧毁。唔…先把它的手拆下来罢。然后,然后是哪里呢?这柔软的酷似人类的肌肤,呐呐,尖锐的刀尖已经忍不住颤抖了。
  
  噗嗤——,是肌肤被划破的声音。
  
  剥去人类一样柔软的肌肤,露出的是人偶原本漆黑坚硬的构造。那光滑如同黑曜石一般的构造。我的目光被它吸引,双手颤抖着忍不住去抚摸。
  
  唉。
  
  多么完美啊…实在让人不忍心摧毁。
  
  嘶—— 
  我倒吸一口气,将插入左脸颊的构造碎片拔出,鲜血从我的脸颊流下,淌了我整个肩膀,也有些滴答滴答落在人偶身上。
  
  真脏啊。
  
  对于血这种东西,我一向是厌恶的。当即弃下人偶,去清洗自己身上的鲜血。
  
  至于这人偶……唔,先搁在这儿吧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滴落的鲜血在傀儡面上奇迹的晕开,一圈一圈仿若树轮的纹理,鲜红的印记在他面上十分夺目,原本就美丽的面孔更艳丽了些。
  
  我咧开嘴笑,嘴角是怎么都藏不了的喜悦。
  
  傀儡空洞的眼神开始变得有焦距,金色的眼睛在眼眶内转了一圈。手脚转动,发出“咔吱、咔吱”的声音。
  
  尽管他还未被我修好,身上残缺,漆黑的构造外露,他向我匍匐下跪的动作依旧利索,没有一点僵硬。
  
  “士元——”
  
  我正狂喜,便听见傀儡木讷的声音。
  
  “嗳嗳,我在。”
  我捂住嘴,连连答应。


END
宋遥

唔……本来其实想写成另外一种风格的,鬼知道怎么就把庞统写扭曲了……

对傀儡几乎病态的热爱,毕竟是自己三年的心血嘛。发现傀儡是具失败品时内心突然来的阴暗和扭曲,忍不住想要摧毁的欲望。发现傀儡滴到自己血后的转变,又欣喜若狂。
  
  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