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《修理》庞统×傀儡

  #庞统与傀儡#
  
  听说今天情人节?
  
  (一)
  你乍见那人时,不过双六年华。
  
  那人似乎也就小你那么一二岁的模样,身旁跟着个身形高大的傀儡。
  
  他风尘仆仆,携着傀儡在你这小茶摊驻足,倒是没要茶,反而要了两碗凉白开。
  
  你看见他喝完后,又转身将茶碗送至傀儡嘴前。他踩着长凳尚不及傀儡肩膀,只好踮起脚尖,伸长了手臂。
  
  凉白开顺着傀儡嘴角流下。
  
  你看着觉得奇怪,这人怎的给一具无需食用的傀儡喂水?见他清冷的神色,你没多问。
  
  待茶碗中的水被傀儡饮尽,他方才下了长凳,坐着揉捏自己的肩膀。
  
  没一会儿,他带着傀儡离去。
  
  你看见他们身影走了一半忽然回头,他气喘吁吁向你跑来,从袖间掏出个洗的发白的红色荷包,取出两枚铜钱放在桌上。
  
  挠着头有些羞涩,说:“多谢款待。”
  
  声音清润,彷如伶仃的泉水。
  
 
  
  (二)
  再见是在七年后。
  
  早在两年前你就关了茶摊,外出看这世间百态。初到长安,你身上的盘缠刚好用完,便在墙头找着有没有什么招工的启事。
  
  远远的你瞧见七年前在茶摊所见到的那个傀儡。
  
  傀儡还是七年前的模样,未曾有过变化。身旁的少年却已长成,风华正茂,眉目清秀,身量及着傀儡肩膀,二人并肩站在墙头。
  
  昔日的少年往贴一张新写的黄纸,细细抚平褶皱的地方。
  
  你心中一动,大步上前,看那纸上写着招一名心灵手巧的助手,每月的工钱虽不上多,却足以温饱,也能让你攒下余钱。
  
  于是你笑着揭下,回头递给少年。
  
  少年神情有些错愕,随即腼腆一笑,挠着头接过,“姑娘愿意接这活儿真是太好了,在下还想着工钱太低,怕是没人愿意的。”
  
  你失笑,向他解释。
  他也笑着听完,最后安静笑笑,告诉你他叫庞统,然后领你去他在长安的住所。
  
  自始至终他身旁的傀儡没开口说一句话,目光安静,只瞧着少年头顶。
  
  
  
  (三)
  你慢慢得知庞统年纪轻轻不说,更是位出色的机关师,名号凤雏,在这长安内闻名。
  
  在他这儿作助手,日子也过得轻松。
  
  每日不过替庞统做些小事情,其余的都由傀儡着手。格外清闲,时间也能自由支配。约莫三个月,你便趁着闲余,将这长安城逛了个遍。
  
  只是,每个月有那么几天都格外的忙。
  
  那时候,庞统总会让你买上一大堆制作傀儡的材料,在你跑前跑后忙碌时,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捣鼓上三天三夜。耗费了价值千金的材料,却不见得有什么新的机关傀儡出现。
  
  倒是他身旁那具傀儡,躯体更加精致了些。
  
  
  
  (四)
  来这恰好半年的那天,庞统一如既往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捣鼓。你忽然听见庞统屋子里传来一声几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。
  
  很快你就看见庞统捂着满是鲜血的脸急急跑出来,边跑边高声唤你:
  
  “快找人救火!”
  
  语气急切,甚至带了些说不清、道不出的懊悔。
  
  你略微一愣,随即在庞统的催促下夺门而出,找来长安城的城管队和医馆的大夫。
  
  近两个时辰的抢救,才将爆炸引起的大火扑灭。
  
  庞统面无表情站在一旁,垂着眼,任由大夫细细处理着他面上的伤口。大火扑灭,他才抬起头。你看见他眼里细碎的微光。盈着水泽的眼睛直直盯着被大火烧成废墟的屋子。
  
  他双手剧烈的颤抖着,而后猛的站起,拔腿跑进废墟中,过了会儿抱出一具浑身焦黑,形似人类的东西。
  
  你隐隐瞧见那东西头顶的机关鹤,才想起一直不见的傀儡。
  
  
  
  (五)
  你终于得知庞统每个月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都做了些什么。
  
  傀儡在他身边多年,替他挡风遮雨,免去刀剑利刃,自然有不少损坏,为此他每个月都会将傀儡身上损坏的部件一一拆下,用新的机关代替。
  
  久而久之,傀儡浑身上下,除了那双手,和那颗头颅,已经没有原先的机关了。
  
  你听了心酸,一时不知作何反应。
  
  他朝你笑笑,将垂下的发丝捋到耳后,接着道:“这次本来是想替他接个新的手臂的,没想到他不愿意,一直挣扎。我心里有些生气,只好压住他,制止他的动作。”
  
  “谁料他那旧的手臂突然失控,线路与新手臂的线路纠缠在一起,引起了爆炸。”庞统盯着那具焦黑的傀儡,说出了下半句。
  
  你忍不住道:“修修补补,这傀儡还是原来的傀儡吗? ”
  
  庞统瞳孔一缩,神情恍惚,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。
  
  
  
  (六)
  你离开长安时,庞统已经将傀儡修好了。
  
  只是这傀儡新的模样,却骇人得很。
  
  你无法用言语形容,看着也心惊得很,唯有长叹一气舒缓心里的抑郁。
  
  庞统携着傀儡送你离去。那傀儡双手藏在袖间,金色的眼睛从庞统头顶移开转到你身上。
  
  奇怪的声音从喉间发出,仿佛白蚁啃噬朽木的声音,听的人头皮发痒。你听不真切,却确确实实听见傀儡说一句。
  
  “珍重。”
  
  庞统亦附和了一句,“珍重。”
  
  你于是离去,走远了,忍不住回头望一眼。
  
  一眼,便望见傀儡与从前无二的身躯。
  只是傀儡昔日安静的目光,变得渗人,金色眼睛透着惨惨的绿色。
  
  
  (七)
  隔了很多年,你知道庞统死了。
  
  听闻死的惨烈,给一场大爆炸炸的毫无全尸。他身边那具傀儡将他从废墟底下挖出来,东拼西凑把他残缺的身躯拼好,给他立了座坟。
  
  庞统死了,傀儡自然没人修,没人为他每月替换新的机关。
  
  没过多久,傀儡便坏了。
  
  
  
  (八)
  你想起乍见时,少年看向傀儡的目光,隐隐的含着不可说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 再见时是多年后,傀儡的目光,亦如是。

END
宋遥

评论(14)

热度(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