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微辰落身旁/邦良私设现代校园向同人故事/第一回

 
  张良对着彩色玻璃大窗瞧了很久,只觉得眼前的场景都随之变成怪异的色彩,随着他摇头的动作又恍惚起来。
  
  他不再看那彩色玻璃,低下头,闭上眼睛,十指交握,虔诚地放在胸前。
  
  「我问上帝:难道不反抗也是一种罪过吗?」
  
  隔了很久他才缓缓睁开双眼。
  
  离开的时候,张良在走廊上看见著名的《哀悼基督》的图像,印刷出来挂在窄窄的走廊壁上。《哀悼基督》色彩虽鲜明,然而整个基调却十分沉重,在这窄小的走廊间无疑让人觉得压抑。
  
  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到呢。这问题他也不知道。
  
  尽管这幅图像在此时此景显得十分压抑,张良仍站在《哀悼基督》前看了一会儿。当然也仅仅是一会儿。一会儿之后他喉间发出一声轻笑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
  上帝自身都难保,还会在乎他是否曾顽强反抗,苦苦挣扎过吗。
  
  冬末近春,雪倒是下得大了起来。来的时候尚不及脚背,现在已经没过脚踝的位置,看样子司机是没法来接他了。张良站在门口想了会儿,裹紧围巾,擦干净眼镜上的雾气,打算自己走回去。
  
  然而外头还下着细细绵绵的雪,尽管势头不大,走回去也要落半身雪。
  
  他倒不是怕冷,身上裹着风衣和围巾,里面也穿的厚实,裤子、靴子更是加绒了的。在教堂待了会儿热的浑身冒汗。
  
  就是怕万一雪化了,把衣服打湿,到时候会感冒。
  
  这没伞啊,还真是寸步难行。
  
  张良心想。
  
  又多站了会儿,张良决定回去找神父借把伞。
  
  他顺着出来时候的路原路返回,转身进了那挂着《哀悼基督》的走廊,抬脚欲走,才发现给人挡住了去路。这走廊窄小,顶天了也只容的下两个身材娇小的女子通过。如今两个男子在这儿堵着,只能有其中一个人侧过身子,另一个人才能通过。
  
  于是他只好抬起头。
  那人正站在《哀悼基督》前,盯对着画仔细瞧着。许是察觉到张良的视线,那人转过身诧异的看着张良。
  
  那人容貌好看得很,一头黑发挑染了紫色,看上去似乎不太好接近。不过张良隐隐看见他外套底下的校服衬衫,便知道他也是个学生,还跟他是同一个学校的。
  
  见到张良空空的双手,那人恍然大悟似得一笑:“外头下雪了,你是来向神父借伞的吧?”说完又举起手中黑色的长伞,“不好意思啊,神父那儿就一把伞,还被我给借走了。”
  
  张良也自知不巧,转身就走,打算等雪停了再回去。
  
  走了没两步,听见那人叫了他一句,一声“喂”。随即又听见:“你也是稷下附中的吧?要不我送你回学校,学校那边估计雪不怎么大。”
  
  “不用了。”张良没转头,回绝了一句便走。
  
  刘邦举着伞也没强求,弯起唇角盯着张良的背影,直到张良转过走廊,消失在视线范围内。
  
  他想起之前在教堂内看见的那一幕。少年立在大堂中央,无比虔诚的祷告,阳光透过彩色玻璃大窗照在他清秀的脸上。
  
  良久少年才结束祷告,金丝边眼镜下睁开一双清澈的眼睛。而他面上却是难以描述的神色,令人难以忽视,像是久积多年的冰雪那般沉重的痛苦。
  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