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分享一下我的噩梦……也能当个故事瞧瞧,大概梦说出来就不灵了。

  连着做了两天噩梦,头痛,不敢睡觉。
  
  第一天晚上的梦有点类似死亡轮回。我和哥哥眼睁睁看着家人、弟弟妹妹以不同的形式相继死去,却无能为力。
  
  只能躲在草垛后面等待夕阳下山,然后干瞪着眼迎来第二天的曙光,看着昨日死去的家人一个个复活,重复着昨天的行动,偶尔能和家人聊些什么,发现家人并没有死去。以为可以改变,结果在日落之前飞来一群乌鸦蹲在草垛边,草垛后和哥哥经常等待的地方,是家人爬满乌鸦和蛆虫的尸体。
  
  于是明白日复一日的死亡,是逃不过的。可偏偏就是不死心,想要去改变。在这漫长的日子中,终于也迎来了我和哥哥的死亡。
  
  沿着巨轮边缘走,无论是巨轮内部还是外部,都是无法望见底的深渊,张着一张大口等待将我们吞噬。恐高症的我冒出一身冷汗,站在巨轮上寸步难行。
  
  忘了我和哥哥是怎么死的。
  
  场景一转,终于不再是死亡轮回。
  
  然而身边的人淫乱不堪,眼里脸上写满嘲讽,讥笑,恶毒的话语围绕在耳边,又或是冷眼旁观的人不停的皱眉,目光像是在看恶心的苍蝇。
  
  最后实在受不了,从高楼上跳下。
  以为能摆脱,后面却又陷入另外一个梦境。
  
  不过记不清了。
  在那之后我就醒了,浑身酸痛,一时间觉得呼吸有些难受。
  
  
  
  
  第二天做的梦倒还好些,不过说起来有点像是什么悬疑片,有点难说,太困了思维逻辑有点混乱。
  
  记得最开始是我去超市购物,买了很多牛肉干卤鸡爪之类的零食,结账之前以外发现了刚下飞机回来的基友,有些惊喜,然后就和她聊了起来。场景一转,我在选购瓜子,没看见有奶油味包装的瓜子,于是扫兴离去。接了个电话后带着满篮子零食从高高的楼梯爬到三楼。
  
  三楼是一整层的甜品店、面包店、饼干店。
  基友坐在进门第一间甜品店的沙发上,手里抱着个不是很好看的奶油蛋糕,不知道给谁的,看着样式不太好,价格倒是贵的吓人。
  
  见我来了,基友和我打招呼,两个人聊着聊着到了中午,不想下楼,于是打算在三楼随便找家店吃点什么。
  
  逛着逛着逛到一家老夫妻和年轻店员经营的饼干店,大部分是饼干,偶尔也有面包和精心制作的水果罐子。看了一圈,觉得卖相奇怪,且价格昂贵,于是离去。在隔壁一家年轻小姑娘经营甜品店随意用餐。
  
  场景一转,我一个人在老夫妻的店里面选购着,看了眼窗外,发现夜色浓重,淅淅沥沥下着雨,我没有伞,店里只有我一个人。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,总觉得老夫妻的目光一直盯着我,无论我走到哪儿都是。我在一瓶草莓罐子前驻足,拿起罐子一看价格,咂舌。也就250克,半个手掌高的瓶子,九十人民币。
  
  这个时候头顶上的灯暗了,我回头看老夫妻,发现他们一副要关店的样子。然后看见走廊上的钟,还有几分钟指到十点整。接着发现走廊的灯忽闪忽闪,诡异得很。店里面的灯也熄了大半。本来是装修挺温馨的一个饼干店,现在却毫无这种气氛。只觉得浑身冒冷汗,阴森极了。
  
  扭头一看就看见面无表情的老夫妻,险些吓晕过去。
  
  中间有些地方不记得。下一幕是和基友一起,依旧是晚上,外头狂风暴雨,我和基友在隔壁甜品店冷的瑟瑟发抖,同时又在讨论这几天三楼发生的诡异的事情。店员小姑娘听我们谈了一会儿,给我们倒了杯大麦茶,就走到隔间去找店长了。
  
  我和基友路过老夫妻的饼干店,发现老太太已经不知所踪,老先生站在店内大块的玻璃橱窗前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  
  我们撒腿就跑,然后就停不了了。
  一直跑到梦境结束,我迷迷糊糊睡醒,窗子外头在下雨,我特别饿,牙也疼。
  
  讲道理,今天晚上我真的,他娘的不敢睡觉。
  日。
  不过讲出来也能当个故事瞧瞧,是吧。大概梦说出来就不灵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