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冻住不洗澡 甄姬×王昭君 花吐症

  
  近日忽觉异样,招来的水流之中常常混着不知名的花瓣,形似水仙,比水仙更清淡的香味。
  
  甄姬有时候会仔细的分辨,对比自己同友人王昭君所见过的花,区别有没有此种。
  
  王昭君陪着瞧了几天,最后匆匆外出,不知去向。临走前恍然大悟似得,曾言幼时在母地见过这种花,却对不上名字,实在抱歉。见甄姬面色忧愁,出言不如让她托母地的人送来一盆观赏。
  
  甄姬犹豫了番,最后点头。
  
  王昭君当着她的面写了封信,托正要前往大唐的李白代为转达,李白欣然接受。
  
  隔日王昭君便不知去向,只留下封说要外出的信。信中未做过多解释,字句间倒是些宽慰甄姬的话。甄姬放下信,只苦恼的揉着额头,不见其它情绪。
  
  王昭君离开的第四日,甄姬在家门口晕倒,醒过来时在扁鹊的诊所,身旁只有送她过来的热心的外国人马可波罗。
  
  甄姬谢过马可波罗,付了诊费和药费,就立即回到自己家中。
  
  夜间,甄姬躺在床上开始大咳,喉咙发痒,一张嘴就是满嘴花瓣掉落。
  
  大量白色的花瓣中掺着少量红色的花瓣,着实惊人。除了喉咙奇痒无比,没有其它的不适,甄姬兀自喝了口水,伏下头瞧床边那满地花瓣。
  
  白色重瓣小巧的杜鹃。
  
  血一样红的杜鹃。
  
  她有片刻愣住,随即眉眼冷下,指间的花瓣不自觉被揉烂,染了一指红。
  
  被爱的欣喜,爱人的喜悦。
  
  是谁呢,她忍不住思考。
  
  “真是难以置信,居然能在这儿见到它!”
  
  隔日清晨,马可·波罗送来一盆状似水仙的花,熟悉的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
 
  甄姬接过花,柔声道谢:“先生可知这花的名字?”
  
  “这花名叫风信子,在我的家乡有许多,没想到在这儿也能见到。”马可·波罗面上是抑不住的欣喜,眼睛不住往花上瞧。
  
  随即马可·波罗忽觉失礼,朝甄姬赔罪,又作为补偿告诉甄姬一个秘密。
  
  “风信子的花语是暗恋,纯洁清淡而不敢表露的爱恋。不知是谁羞怯不敢表露,送了花与你表达。”
  
  甄姬望着窗前摆着那盆盛开的风信子,心情略有忧郁,随即她剧烈的咳嗽,满指杜鹃仿若咳血。
  
  她开始闭门不出。
  
  此后几天她的咳嗽越掩越劣,终于到了咳血的地步。
  
  扁鹊说她患了花吐症。
  
  相思结郁为花,吐之于口,若三月内得不到两情相悦之人的吻,就会身体亏空而死。
  
  不过她这病情却不知为何这么重,若是找不到两情相悦之人,怕是撑不过一个月。
  
  她想到王昭君临走前不经意间朝她投来的眼神。
  
  是了,原是如此。
  
  她开始等待王昭君的回来,日日夜夜盯着那盆风信子,看它逐渐凋萎,而自己咳出的花越来越多,从最初的还能出门行走,到后来举步艰难,病卧在床。
  
  招来的水流中风信子的花瓣也带着斑驳的血迹。
  
  直到有一日水中不再出现风信子的花瓣。
  
  甄姬自此病倒不起,于王昭君离开的第二十七日咳血而死。

  
  (最后解释一下:
  甄姬招来的水流中的风信子花瓣,来自王昭君。此时王昭君患上花吐症已经有段时日。
  昭君因为心悦甄姬而不敢开口,在见到甄姬水流中的花瓣后终于决定离去,不愿打扰甄姬的生活。
  谁料甄姬也心悦昭君的,这种喜欢在昭君离开后越发明显,最终也患上了花吐症。
  而本该两情相悦的两个人,一个离得远远的生怕伤了她,一个踟躇犹豫不敢前行。你等我逃,最终成了永诀。于王昭君离开的第二十七日,王昭君死去的第二日,甄姬相继离去。 )
  
  相思结郁为花,吐之于口,未得两情相悦之人的吻,身体亏空而死。
  是为花吐症。
  
  宋遥
  END

许久不写文大概已经是一条咸鱼了……嗝。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