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o的小送药

爱的战士宋遥
(刺列)蹇齐,仲孟,钤光,执离。
(基三)all丐,佛秀,藏策,藏花。
(别的)陆花,静临,云骸,all纲,桓恩,all峰,戬杰,熊彭。
(农药)邦信/邦良,云蝉/吕蝉/露蝉,双枪组,吕云,瑜乔,真伪组,香乔,冻住不洗澡二人组,田鸡×孙膑,白政,蓝爸爸×韩信。

大乔 孙尚香 孙策 三人向

  
  这人眉眼间尚存着往日七分凌厉,三分柔情。
  更多是已褪去温度的鲜血。
  
  她的手指停在这人眼角许久,看着昔日颇具灵气而此刻空洞无神的双眼,最终手掌缓缓合上这人眼皮。
  
  从帕子上拧出污浊的血水,随即帕子浸入水中,打湿,拧干。如此这般重复许多遍,也要擦好久,才能将这人面上凝结的血痂擦去。手指要大力,不用担心力度太重会把人弄疼。
  
  金盆中的热水逐渐冷却,仆人上前倒掉被血污了的水又换了干净的。
  
  而此时这人的面庞也已被擦拭干净。往日写满坚强的面上此刻存着难得一见的脆弱,安静而美好的模样,实在让人心生怜惜。  
  也不知道这般罕见的女子,怎会被刘玄德辜负至此。
  
  独自在战场上厮杀,身旁士兵寥寥无几,车马俱无。一人一炮,枪炮轰隆间,是难以忽视的气势,翻滚时飞扬的马尾,高昂的指挥声,皆是令人为之侧目。  
  哪怕是在满地横尸中,她也让人一眼得以望见。
  
  大乔记得初见此人的时候。
  桂花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,女子明亮的声音绕过回廊传到书房,远远的听到二字“乔妹”,便心知是妹妹的友人。
  
  尚香,孙尚香。
     唇齿间呢喃反复咀嚼。
  
  全凭名字、单靠声音便能清楚这是个如何的女子。
  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笑容明媚的女子提着两包桂花糕背着阳光站在门前。
  
  大乔搁笔,抬头看她一眼。
  
  女子面上笑容滞住,连声道歉,放下一包桂花糕在案上,便终身离去。 听得踏踏脚步声,慌张得很。
  
  大乔莞尔一笑,打开包装捻一块桂花糕送到嘴中。绵软的桂花糕,入口即化,味道芳香,想来是亲手所做的。托妹妹福才得以享受。
  
  隔日妹妹携孙尚香前来问候她。孙尚香已无昨日那般女儿间嬉笑姿态,举手投足间俱是贵族儿女应有的仪态万千。
  
  与之所交往中,又发现此人行为上颇为强势,十分有个性。
  
  后来听闻被嫁与刘玄德联姻,因性格张扬,受尽冷落,独守空房之余却也不落一滴泪,更别提低头认输,收敛自身。
 
  彼时大乔卧在孙策怀中说起此事,却闻孙策发问,为何如此关心。她面上带笑,也不犹豫,道:
  
  “因为羡慕,是妾身所希望的模样。”
  
  引得孙策低声笑她,手却揉着她的发,动作温柔,似是心疼得很。
  
  回忆往事,难免神伤,情不自禁流下泪水。
  
  柔软的双手捧起女子仅剩的头颅,迈出房门,慢慢走远,似乎能听见昔日三人一同谈论时的笑声。
  嘴角也不禁弯起。
  
  阿策,尚香,她。
  
  如今只剩一人。
  
  
  
  宋遥
  END
  

评论

热度(25)